<menuitem id="1th5n"><ruby id="1th5n"></ruby></menuitem>
<cite id="1th5n"><noframes id="1th5n">
<ins id="1th5n"><noframes id="1th5n"><ins id="1th5n"></ins>
<ins id="1th5n"></ins>
<ins id="1th5n"></ins>

沉潛與突破:青年畫家王玉林工筆花鳥畫藝術

  藝術簡介

  王玉林,甘肅瓜州縣人。2007年大學本科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并獲文學學士學位。2010年進修于中央美術學院蔣采蘋重彩畫工作室第十二屆重彩畫高研班。受教于莫曉松、蔣采蘋、唐秀玲、蘇百鈞、杜平讓等先生,主攻工筆花鳥畫。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工筆畫學會會員、北京工筆重彩畫學會會員,甘肅省工筆畫協會副會長。

白蓮愛云裳 [66×131.5cm] 2016年作

  沉 潛 與 突 破

  ——王玉林花鳥畫感言

  曹玉林

  在當今多元并茂,各擅勝場的中國畫壇上,現代工筆畫的發達和繁盛,是一個異常突出的繪畫現象。現代工筆畫顛覆了傳統文人畫對“以書入畫”和“以寫代畫”的迷信,加強了作為造型藝術的中國畫的描繪性,在很大程度上滿足了藝術市場的消費需求,也較為符合一般大眾的藝術趣味和審美取向,可謂是順時應世,功德無量。然而另一方面,在現代工筆畫空前繁盛的背后,也潛伏不可忽視的巨大隱憂。



碧荷生幽泉 [66×131.5cm] 2016年作

  這種隱憂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其一、工筆畫側重“再現”,強調技術,具有較強的確定性和操作性,當技術達到一定高度之后,再要發展便有相當的難度,因此,現在很多工筆畫在外部面貌上嚴重趨同,而因題材狹隘之故,這種現象在工筆花鳥畫的創作中表現得尤為突出。其二、由于傳統文脈的阻斷和藝術精神的缺失,一些現代工筆畫家在展覽機制和市場效應的雙重誘惑之下,一味追求大、密、滿,而實則小、弱、碎,沉迷于所謂“視覺效果”的誤區而無力自拔,違背了中國畫的藝術本質和文化屬性。以上兩個問題,是影響現代工筆畫健康發展的兩個負面因素,也是擺在人們面前急需要解決的兩個棘手課題,每一位有志于現代工筆畫創作者都必須作出自己毫不茍且的回答。對此,青年畫家王玉林的回答,頗有些啟人思智的意味。



碧水深藍 [63×63cm] 2012年作

  王玉林,甘肅瓜州縣人,出身寒素,家世無畫學,之所以醉心繪事,概由天性得之。此處所謂“天性”,若移之于禪學,便是一個人的“本心”。王玉林最初學習繪畫,主要是以西畫類的素描、水粉、水彩、油畫等為主,1996年考入甘肅教育學院美術系,正式接觸中國傳統的工筆畫。當時任課的教師是工筆花鳥畫名家杜平讓。1999年起,王玉林又開始跟現為北京畫院專業畫家的莫曉松學畫。莫曉松的作品既有工筆的精致規整,又有寫意的蕭散逸宕,具有很高的藝術品位,乃當下畫壇工筆花鳥畫創作中具有廣泛影響的代表性人物。



夢里花開 [63×63cm] 2012年作

  王玉林天資聰慧,勤奮好學,又得名家親炙,很快便畫藝大進,在同輩人中脫穎而出,屢屢在一些全國性的大型展事上顯山露水,展示出自己不凡的潛質和實力。這其中,尤其是2003年創作的《落木蕭蕭》,更是以其傳統和現代并協共生的畫面構成和蒼涼簡約然而卻又充滿勃發生機的詩化意境耀人眼目,一舉奪得《2003年全國中國畫作品展》的銀獎。該作可視為王玉林這一時期學習和探索的一個出色的總結。照理說,王玉林此時的狀態可謂是順風順水,一片光明,只要假以時日,在這條道路上心無旁鶩地走下去,雖然未必一定能揚芳名世,卓然而成大器,但在今天的畫壇上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安然分享市場化的豐饒成果還是綽綽有余的。



塘深月光寒 [63×63cm] 2017年作

  但王玉林卻不這樣想,反而陷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苦惱和彷徨之中。這是因為此時的王玉林已經熟悉和掌握了工筆花鳥畫的基本語言和基本技法,可以駕輕馭熟,得心應手地運用這些語言和技法去描繪任何自己所要表現的對象了,但與此同時,技術嫻熟之后的停滯和由此而帶來的“標準化口音”(這種“標準化口音”,在一些國家級的大型展覽上表現得尤為突出),卻也開始困擾著王玉林,引起王玉林的思考。面對著這一工筆花鳥畫創作的共同難題,作為一位后來者,究竟應該怎么辦?是守常,還是通變?是走傳統的窮經皓首,反復打磨的老路,還是在傳統的基礎上尋求突破,以期能夠有所超越?王玉林必須作出自己的選擇。



天高云亦淡 [63×63cm] 2017年

  王玉林知道,走前一條路,無疑是較為穩妥的,同時也是成功概率較高的;而走后一條路卻吉兇未卜,甚至可以說是充滿風險的。但王玉林經過認真思考,還是毅然決定選擇后者,而放棄了前者。這是因為一則王玉林認識到藝術要有個性,當下工筆畫之所以面目雷同,令人生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正是由于缺乏個性所至,而簡單地摭拾前人的成法,哪怕再精再細,也是注定與個性無緣的;另一則王玉林認識到由于繪畫發展自身的本體論方面的原因和影響繪畫發展的社會學方面的影響,今天的中國畫正處于一個無可逃遁的轉型期。



相約黃昏后 [50×50cm] 2006年作

  在這一轉型期中,不思進取,不求突破是不明智,也是沒有出路的。當然,要走后一條路,即在充分尊重傳統工筆畫形式法則的基礎上,又不為傳統的形式法則所拘囿,而是大膽地更新觀念,開拓視野,盡可能地運用一切可以為我所用的技術手段,來豐富自己作品中的意象,改塑自己作品的體格,以求有所突破,并非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甚至可以說較之走前一條路更艱難,也更充滿了各種不可預測的問題和變數。



流年故事之一 [30×30cm] 2009年作

  為此,王玉林進行兩方面的努力:其一是深入沉潛,其二是多方試驗。我們首先來看第一點:深入沉潛。我們知道,深入是超越的基礎,沉潛是突破的前提。作為一種有著悠久歷史和深厚積淀的傳統藝術,中國的工筆花鳥畫有著極其豐富的表現程式。這些表現程式,乃工筆花鳥畫的本體性原則。不深入沉潛,便無以了解和熟悉工筆花鳥畫的本體性原則,無法掌握工筆花鳥畫的基本語言和基本技法,而所謂尋求突破地就只能是一句空話。王玉林在深入沉潛方面是下過很大功夫的。



流年故事之二 [30×30cm] 2009年作

  他曾經系統地臨摹過很多古人的花鳥畫作品,既臨摹過宋人的院體花鳥,也臨摹過元人的墨花墨禽,還臨摹過明清時期的一些花鳥畫的傳世之作。這其中,對于那些在花鳥畫發展的本體化進程中產生過重要作用,具有重要意義的經典之作,王玉林更是一摹再摹,反復研究和體會,直至爛熟于心。關于這一點,我們可以從王玉林的作品中可以看得很清楚。另外,和大多數花鳥畫家有所不同的是,王玉林對于傳統和技法的沉潛,并不僅僅局限于花鳥,而是于山水和人物也有所涉獵(王玉林有西畫的基礎,對人物的造型并不感到困難)。



清塘曲之一 [60×35.5cm] 2015年作

  從某種意義上說,王玉林的這種對于傳統和技法的深入沉潛,為其日后的尋求突破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其次我們再來看第二點:多方試驗。從藝術的真正意義上說,沉潛的本身并不是目的,而只是為了達到突破目的的一種手段。雖然因其過程的艱辛和漫長,有時往往會被人們誤認為是目的,但它與真正的目的畢竟不是一回事。為了達到突破這一真正的目的,王玉林在深入沉潛的基礎上,進行了很多大膽的,不拘一格的探索和試驗。這種探索和試驗,既包括繪畫所指系統方面的內容蘊含,也包括繪畫能指系統方面的形式手段。



清塘曲之三 [60×35.5cm] 2015年作

  具體來說,在繪畫所指系統的內容蘊含方面,王玉林有意識地打破了傳統花鳥相對狹窄的題材疆域,通過不斷地發現和體驗,千方百計擴大自己的觀察視野,捕捉新的描繪對象。這其中,王玉林對那些帶有西北地區特殊地域風情的花卉樹木,翎毛走獸猶為情有獨鐘。如《落木蕭蕭》,便是以西北地區所常見的三棵白楊來作為畫面的主體,象征著西北人面對嚴酷的環境,雖歷經磨難,卻依然執著而堅毅的精神品格。王玉林的這種做法,不僅拓寬了繪畫的題材范圍,彰顯出自己的藝術個性,而且對于傳統花鳥畫的美學趣味和價值取向,也是一個很大的突破。



清塘曲之四 [60×35.5cm] 2015年作

  此外,王玉林在擴大花鳥畫表現范圍方面的努力,還體現在他試圖改變傳統花鳥畫單一描繪花鳥的單調格局,嘗試著將花鳥與山水相結合。將花鳥與山水相結合,是郭味蕖先生在上個世紀60年代便提出的藝術主張,但此后真正能夠身體力行者,卻是為數不多的,而王玉林則是這為數不多者中的一位。王玉林創作于2006年的《國風》,成功地將雍容華貴的牡丹與險峻崢嶸的山水相結合,構成了一種奇妙的畫面意象,給人以深刻的印象。該作可視為郭味蕖藝術主張的一個生動注腳。與對花鳥畫表現題材的拓展相比,王玉林尋求突破的努力,更多的和更重要的是體現在繪畫能指系統的形式手段方面。



心經系列之一 [38×79cm] 2016年

  對此有三點可以說道:其一是色彩。王玉林十分重視色彩在作品中的作用,大膽進行各種試驗,為了達到色調和墨色相交融的目的,王玉林常常有意識地放棄傳統花鳥畫的設色方法,而“采用了極難駕馭的接近純粹的色調,創造出強烈的光色視覺效果”(莫曉松語)。其二是構成。王玉林在畫面構成方面追求單純化、秩序化和律動化,有著較強的裝飾性、形式感和現代意味,如《落木蕭蕭》中白楊的形態便是這樣的典型,而這顯然是與傳統花鳥畫的構成方法異乎其趣的。其三是王玉林對于畫面的肌理效果也非常有興趣,十分重視肌理的形式因素。有時為了強化畫面的肌理效果,王玉林會在繪畫的材料上想辦法,作文章,采用礦物質的金箔或銀箔來突出畫面的肌理效果,以增強畫面的視覺張力,給人以意外的驚喜。



心經系列之二 [38×79cm] 2016年

  總之,正是由于王玉林在以上花鳥畫的所指和能指兩個方面都作出了卓有成效的努力,所以其在深入深潛的基礎上尋求突破的目標,正一步一步地獲得了實現。當然,我們現在還不能說王玉林目前的作品已經盡善盡美,就臻于佳境,尤其在個性化方面,還需要進一步拓展和探索,然而我們卻有理由相信,這位資質穎異,謙恭好學的青年才俊,一定能夠不斷攻克創作上的難題,取得更大成功。讓我們軾目以待。



心經系列之三 [38×79cm] 2016年

  藝術成就:

  《踱步》獲得由中國美術家協會主辦的“首屆朝圣敦煌全國美術作品展”優秀獎。

  《惠風集賢圖》獲得由中國美協舉辦的“中國當代花鳥畫展”優秀獎。

  《落木蕭蕭》獲得由中國美協舉辦的“2003年全國中國畫作品展”銀獎。

  《惠風集賢圖》獲得由中國美協2011年舉辦的“當代花鳥畫展”優秀獎。

  《秋酣》獲“走進自然——甘肅省首屆寫生畫展”一等獎。

  《花潮》獲全國小品精作扇面展三等獎。

  《西天月》入選“奇迪杯·全國第五屆工筆畫大展”。

  《三月花語》入選“歡慶十六大西部大地情”全國中國畫作品展。

  《團扇系列》入選由文化部舉辦的“中國國際美術雙年展·當代花鳥畫藝術大展”。

  《西域往事》入選“2004年全國中國畫作品展”。

  畢業創作《沂河水》被中央美術學院收藏。《薄暮秋風無涼意》入選全國小幅工筆重彩畫作品展。

  《撒拉族少女》、《夜咖啡》入選“盛世和諧--情系奧運——中國民族風情工筆人物畫提名展”。

  《秋風勁》入選中國美協主辦的《首屆全國線描藝術展》。

  《寥落秋風多寂寞》入選由中國美協、中國工筆畫學會主辦的“第七屆全國工筆畫大展”。

  2017年分別在甘肅省敦煌市敦煌美術館、甘肅省蘭州市甘肅美術館舉辦“雅逸惠風——來自敦煌 王玉林工筆花鳥作品展”。

  出版專著及畫冊:

  《唯美新視覺——王玉林》(福建美術出版社)。

  《中國工筆畫解析  雅逸惠風——工筆花鳥畫法》(天津楊柳青書畫社出版)。

  《金箋繪畫技法——工筆荷花》(天津楊柳青書畫社出版社)。

  《工筆畫白描教學示范——竹子畫稿》(天津楊柳青書畫社出版)。

  《現代重彩荷花畫法》(天津楊柳青書畫社出版)。

  《唯美白描精選——荷花》(福建美術出版社出版)

  《王玉林畫荷花精選》(福建美術出版社出版)

  《雅逸惠風——王玉林工筆花鳥畫精選》(北京墨溪畫苑出版)。

  《清塘遺夢——王玉林工筆荷花作品清賞》(香港瀾藝出版社)。

  《花語無聲——王玉林工筆花鳥畫作品集》(隆馨書坊出品)。

  《王玉林工筆花鳥畫》(華夏文藝出版社)。

責任編輯:齊方 方方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万能种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