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th5n"><ruby id="1th5n"></ruby></menuitem>
<cite id="1th5n"><noframes id="1th5n">
<ins id="1th5n"><noframes id="1th5n"><ins id="1th5n"></ins>
<ins id="1th5n"></ins>
<ins id="1th5n"></ins>

名家風采:品讀戴啟順老師國畫藝術

 

  

  藝術簡介

  戴啟順(昵稱書翁,大別山人) 出生于湖北省紅安縣〈高橋鎮〉,老三屆知青。現為湖北人民出版社美術編審;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湖北中國畫院副院長;湖北省國畫院老院委、專業畫家;湖北書畫研究院理事;湖北省書畫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漢字網學術研究委員會委員。青少年時期受教于著名畫家湯文選、蘭玉田先生,主攻國畫、油畫、版畫,兼修插圖、漫畫、書籍裝幀藝術等。從藝50余年,獲國家級、省際、省級各類大獎50余件。出版有《荊楚畫派——戴啟順卷》等,其藝術成就已載入《中國美術家大辭典》、《中國當代藝術屆名人錄》、《中國現代美術全集》等,作品被多個國家和地區展覽及收藏。做人取向: 道法自然,隨緣而然;從藝理念: 抱樸守拙,傳承創新。



水墨漢畫/漢風圖 180×190cm 2017年作

  論戴啟順的“水墨漢畫”對中國畫復興的啟示意義

  宋興宇

  文藝復興,目的在興,手段在復。所謂“復”,即回到本土文化的元典,正本清源,重溫經典,觀照當下,在對比反思中找準文化振興之正途并實踐之。

  戴啟順,字異之,號田戈,又號書翁,與新中國同齡。在四十多年的美術創作生涯中,涉獵過油畫、國畫、版畫、插圖、漫畫、書籍裝幀藝術,得獎無數,卓然成家。既然功成名就,似可坐享其成了。但與眾多時代畫人一樣,他懷有相同的困惑:在當今世界各類藝術相互滌蕩交融的大背景下,面對日漸西化、同化的中國畫,如何彰顯純粹的中國藝術靈魂,創造出既富時代特征、又無愧于中國氣概的時代美術?何為中國畫的根?何為中國畫的文化“元典”?

  自1995年始,他開始了苦苦的反思與漫漫的追問。

  沿著中國文化歷史的河流溯流而上,從民國起步,穿清、明,越元、宋,一路遠行,他的目光并沒有停留于鼎盛繁華的唐代;過晉、魏,至兩漢,他的目光卻在漢隸漢賦漢印漢畫的震震車輪聲中警醒。



水墨漢畫/青牛西去 紫氣東來 180×97cm 2018年作

  從中華文明史的角度看,漢代是漢民族形成、大漢精神確立的時代,是中國文化的奠基期和初始集大成時段。漢代文化在價值取向、審美風格、藝術樣式等諸多方面為后世樹立了典范。承載著東方古老文明的漢畫,表現的內容十分廣泛:車騎出行、迎賓拜謁、庖廚宴飲、鐘鳴鼎食、樂舞雜技、六博對弈、馳逐狩獵、射御比武、飛劍跳丸、馴象弄蛇、吞刀吐火、捕魚田獵、亭臺樓閣,等等,從多個方面記錄了當時的社會生活。著名歷史學家翦伯贊先生認為:“在中國歷史上,也再沒有一個時代比漢代更好在石板上刻出當時現實生活的形式和流行的故事來”。“這些石刻畫像假如把它們有系統地搜輯起來,幾乎可以成為一部繡像的漢代史”。李澤厚在《美的歷程》中說:“遼闊的現實圖景、悠久的歷史傳統、邈遠的神話幻想的結合,在一個琳瑯滿目、五色斑斕的形象系列中,強有力地表現了人對物質世界和自然世界的征服主題。這就是漢代藝術的特征本色。”



水墨漢畫/禮樂圖 180×97cm 2013年作

  漢代藝術始終貫穿著一種自強不息、積極向上的精神和慷慨激昂的格調,無處不顯現為對生活的熱愛和歌頌、對生命的贊揚和渴望、對美好的向往和追求,表現了漢帝國雄勃興盛的氣象,傳達出大漢民族自信自足、積極進取、征服一切的氣度,具有“席卷天下,包舉宇內”的雄渾氣魄,是陽剛之美、大氣磅礴的中華精神。美學家宗白華指出:“一個民族的盛衰存亡,都系于那個民族特有的‘自信力’。”漢畫不僅以空間形式完美地表現了這種時代精神,而且很大程度上塑造了大漢精神。與此同時,盡管劉漢王朝在政治、經濟、法律等制度方面,“漢承秦制”,但在文學藝術領域,卻依然保持了南楚故地的鄉土本色。楚文化的一些個性,已成為漢文化的共性。楚漢浪漫主義傳統是繼先秦理性精神之后,與之相輔相成的又一偉大藝術傳統。

  如何對漢代藝術進行挖掘與傳承,使其發揚光大?戴啟順深入兩漢歷史,體味漢代文化意蘊,并向先秦及魏晉兩端延展,系統比對研究,做了有益的探索和嘗試。他以宣紙為載體,以毛筆個為工具,以墨色為材料,消化吸收漢隸、漢印、漢畫的表現風格,借鑒版畫、戲劇、剪紙、皮影、敦煌等相關藝術的精髓,努力溝通漢畫與筆墨之間的靈魂,將其轉換融合成為全新的現代水墨圖式。他的可貴之處就是師古而不泥古,師其心而不師其跡,“所要者魂”!



水墨漢畫/雙人舞 69×69cm 2007年作

  戴啟順的“水墨漢畫”,以現實生活和自然物象為為造型的起點,極盡概括精簡與夸張變化之能事。其所追求的已不再是自然主義的簡單再現,而是追求整體效果的神韻美、力量美、動態美,意在為觀者營造一種恢宏磅礴的氣勢、撲朔迷離的神秘、如夢似幻的意境和樸野古拙的力量。他既能表達繁復而又富于韻律的巨幅畫面,也善于處理某一主題所需的小型畫幅,善于運用必要的景物交待特定的環境,主體之間的呼應關系也處理得非常出色。其畫作線條流暢,動感強烈,意境開闊,氣勢雄沉而不乏浪漫與抒情,如行云流水,充盈著楚韻漢風的美學情趣。

  叩詢中國畫的精神本質,賦予中國畫全新的內涵,形成自己獨特的藝術風貌,是時代賦予畫家的重任。正是基于古為今用、吐故納新的大審美思維,戴啟順以深厚的底蘊,獨特的視野,以紙為石,以筆為刀,以筆墨雕塑的方式,在傳統的基礎上融入現代繪畫元素,開創了“水墨漢畫”的審美體系和筆墨程式,酣暢淋漓地表現了我們這個騰達的時代,傳播和弘揚了中華文化的正大氣象。這是當代水墨發展中的一株奇葩,是中國畫創新實踐的可貴學術成果。

  2015年1月12日凌晨于鐘祥



水墨漢畫/虎字象形 69×69cm 2007年作

  書翁自述

  牛角掛書/半耕半讀

  秋山閑草江邊琴,

  高山流水覓知音,

  古曲今彈松風起,

  牛兒最懂耕夫心。

  孩提舞墨亂涂鴉,老來方知長;耕夫欲望田頭遠,夕陽醉心房。重求索,思緒廣,壯胸膛。四面來風,八方涉獵,甘苦嘗!



書翁畫牛/秋風 69×69cm 2018年作

  大戴小戴注《禮記》、春啟秋順,乃為秦漢時期戴氏宗親史的古載; 故父輩為我樹大名為"戴啟順",乳名"讓茍”,望能隨緣自在,隨遇而安,大氣謙和,謙遜禮讓,是男兒應象李密那樣牛角掛書,刻苦耕讀,富有抱負。正是如此,我一世職業生涯是既出書又愛書,也寫書,爾后,昵人稱之曰“書翁",屬善本,有文氣,說好; 再者, 我主編創造的漢字卡通人物就叫"六書翁”,為了紀念,所以,昵稱"書翁”也; 已丑年,我生在紅安縣大別山下的高橋鎮,看時辰雞鳴丑時,十二生肖屬“牛”,五行為“土”。



書翁畫牛/牛倌 69×69cm 2018年作

  一曰“土”。

  “土”乃萬物復蘇之地,只要播撒和耕耘,便會有收獲;

  “土”乃萬物生長之靈,百花爭艷之地,競爭自然激烈,不可失去方寸;

  “土”乃天地之悠悠,具宇宙之陰陽,所以涇渭分明;

  “土”也有神,乃“土地爺”,“天公”才會作美。

  因而,故有“天圓地方”之說,方為“五行”之土也;故有老子“天人合一”之說,乃道家安身立命之地也!

  二曰“牛”。

  牛本份、踏實、肯干、樂觀、寬容,不善交際,有時也會遇到坑坑洼洼;

  “牛”勤奮努力,無怨無悔,執著追求,有點“埋頭拉車不看向”的嫌疑!

  “牛”也有犟脾氣,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但也會有前瞻性的思考,也會遇上貴人的幫助,干點自已認為值得干的所謂大事!

  總之,“牛”很憨,也很笨,“吃的是草,擠出的是奶”啊!但心境舒坦,晚上睡覺不會做噩夢……



大美湖北/趟水圖 180×190cm 2014年作

  誠然,耕夫與牛視同摯友,一年四季同行,一為上行其道,二為下行其器,總是那么情真意切,互為依存,互為信賴。

  繪事也如同耕夫和牛,道與器,是否兼備?捫心自問:似近乎,亦遠乎!東奔西走四十余載,上下求索五十余年,半個世紀人生一揮間,不覺霜染兩鬢白!而我從事群眾文化十一載、新聞出版工作三十年,從群眾文化的美術輔導干部,到新聞出版的美術編輯乃至美術編審之間,我的職業生涯至始至終沒有離開一個“美”字。我鐘愛美,崇尚美,耕耘美,傳播美,用生命中的“三原色”濃縮出五彩繽紛的藝術人生!

  深知“藝之至,末始不與精神通”乎?! 牛角掛書,耕讀至樂。



書翁畫牛/晨牧 69×69cm 2015年作

  釵頭鳳/書翁感言

  春絲柳,柳葉綠。

  黃花飛燕踏歌牛。

  陌上開,隴邊走。

  牛角掛書,早耕晚讀。

  牛,牛,牛。

  《如夢令·歲月風流》書翁感言

  當年五七放牛,

  今日向陽依舊;

  往事如煙處,

  方知歲月風流。

  莫愁!

  莫愁!

  鴻儒天涯九州。



書翁畫牛/耕夫牧牛 69×69cm 2003年作

  修心有道非常道 立俗無名實在名

  書翁之畫荷談

  談到蓮,首入腦海的當是北宋周敦頤之《愛蓮說》了,以至于后世但凡詠蓮,盡“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出其右者,寥寥無幾。孟浩然有詩:“看取蓮花凈,應知不染心”又別出一番禪境了。



《臨風圖》138×69cm 2017年作

  歷代畫家畫荷,層岀不窮,各賦風流,各領風騷,代表著中國書畫的最高成就與追求。書寫荷之高潔、清白、堅貞、純潔、孤傲、冰清玉潔、自由脫俗,代表著幾千年來中華的審美情趣。從古到今,有很多的大師都是畫荷花流傳于人間。《儒林外史》有記,元王冕畫荷幾可亂真,可稱畫荷第一人。而我遇見名家寫的荷花,齊白石的簡潔疏狂,骨力蒼勁,張大千的溫婉飄逸,慈悲清靜,各具情致。在我看來,荷花,是心中的荷花。每個人書寫出來的,都不一樣,因為每個人的心靈世界都不一樣。每一幅荷,不同于別人,亦不同于自己,才稱得上好作品。



《魚蓮圖》138×69cm 2017年作

  戴啟順,大別山人,字異之,號田戈,昵稱書翁,與新中國同齡。他在四十多年的美術創作生涯中,涉獵過油畫、國畫、版畫、插圖、漫畫、書籍裝幀藝術,卓然成家。書翁畫荷,猶如他的水墨漢畫。曾見美學博士宋興宇先生給他的畫評:戴先生善于在本土傳統文化中吸取營養,善于消化吸收漢隸、漢印、漢畫的表現風格,借鑒版畫、戲劇、剪紙、皮影、敦煌等相關藝術的精髓,努力溝通漢畫與筆墨之間的靈魂,將其轉換融合成為全新的現代水墨圖式。他師古而不泥古,師其心而不師其跡,“所要者,魂”!他以現實生活和自然物象為造型的起點,極盡概括精簡與夸張變化之能事。其所追求的已不再是自然主義的簡單再現,而是追求整體效果的神韻美、力量美、動態美,意在為觀者營造如夢似幻的意境和樸野古拙的力量。他既能表達繁復而又富于韻律的巨幅畫面,也善于處理某一主題所需的小型畫幅,善于運用必要的景物交待特定的環境,主體之間的呼應關系也處理得非常出色。品讀書翁畫荷,如《愛蓮圖》《臨風圖》其畫作線條流暢,動感強烈,意境開闊,氣勢雄沉而不乏浪漫與抒情,亦如行云流水,一波三折,陰陽頓挫,一張一弛,充盈著楚天漢風的美學神韻。



《夏荷圖》138×138cm 2017年作

  這個夏天,與戴先生《因荷而來》相生邂逅。一幅幅浴墨而出的水墨荷蓮,月光下,清風里,雷雨中,就是離你最近的那朵,搖曳出塵,含笑天下。有溫柔、雅凈、簡單,亦如溫婉的女子,清芬、婉約、淡雅,不濃不淡、靜默無言;又亦如剛俊的漢子,仰面朝天,迎風挺立,電閃雷鳴,不屈不撓,猶與天公誓比高的壯志情懷。

  縱然,一組《初頁》網絡平臺的《書翁畫荷/清風填詞》,被《初頁藝術館》選中,推薦轉發五天瀏覽量已達二萬二千人次之高,留評45條。正如‘’千葉田田動綠漪,清涼風起秀荷衣。嬌羞不勝水云癡。或有青蓮堪解語,不求勝日照花卮。誰人脈脈復低眉”的景象(清風詞《浣溪沙•六月荷燦》)。那荷,仿佛是約你與明月對酌,與清風細語,在寂靜的夏夜里聽蛙鼓蟬歌;萬羽金鱗洛水長,若許層波,若許微涼。清風菡萏巧梳妝,風撫花腰,花贈風香。椽筆施丹傲骨揚,不愿風光,占盡風光。淤泥濁水蘊琳瑯,卓爾無言,笑覷霓。(清風詞《一剪梅•清風菡萏兩相嬌》)



《夏韻》180×97cm 2017年作

  翹楚,一抺恬靜,一縷冷香,一句詩行,人耶?心耶?仙耶?蓮耶?仿佛隔世而生的美麗嬌艷,今生只為此時此刻到這里來,不期而逾,邂逅一個人,遇見一朵荷。荷之清,荷之雅,荷之潔,何之趣,荷之禪,荷之道,呈現在你的眼前,彌漫在你的思緒里。

  使然,書翁畫荷,素面朝天,凌波卓爾,傲然風骨;體味著那份潑墨揮毫中的“修心有道非常道,立俗無名實在名”的寫意格局與治學精神。

  本文作者:秦鳳,筆名清風,湖北省咸寧人,2017年6月16日于香城泉都。



1984年木刻《春秋》獲“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35周年”創作獎



套色版畫《新課堂》參加1973年湖北省版畫連環畫展 編入1974年省人民社出版的《版畫小輯》1972年作



2002年國畫《鴻儒遍天涯》獲全國首屆新聞出版書畫大賽銅獎(北京)

  1969年至2017年戴啟順的各類作品其部分獲獎、參展及出版情況:

  1969年油畫《鄉村醫生》入選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20周年湖北省美術作品展覽(湖北);

  1969年剪紙《喜送愛國糧》入選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20周年湖北省美術作品展覽(湖北);

  1969年套色版畫《試車》入選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20周年湖北省美術作品展覽(湖北);

  1972年套色版畫《新課堂》參加當年省版畫連環畫展 ,編入1974年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首冊《版畫小輯》(湖北);

  1974年年畫《我們走在大路上》獲“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250周年湖北省美術作品展覽” (湖北)

  1979年版畫《放學路上》獲“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30周年湖北省美術作品展覽”三等獎(湖北)

  木刻《打麥歌》編入1982年《湖北省版畫年鑒》。

  1986年套色版畫《桂鄉花雨》一組四幅,入選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60周年大展;

  1984年木刻《大枰》、《春秋》獲“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35周年”美術創作獎(湖北)

  1988年題花插圖作品獲“湖北省首屆新聞美術大展”二等獎(湖北)

  1988年至2002年間《中國新聞出版報》刊登和介戴啟順的黑白木刻及黑白畫達十多幅(北京)

  1989年速寫作品《谷雨時節鬧秧門》獲“湖北省新聞美術作品”二等獎(湖北)

  1991年《抗洪壯歌》組畫獲湖北省新聞獎一等獎(湖北)

  1993年國畫《晨牧》獲“全國第二屆中國山水畫展”優秀獎(深圳-武漢)

  1994年裝幀設計《孫子兵法辭典》獲“94湖北書籍裝幀藝術展評年會”一等獎(湖北),“第四屆全國書籍裝幀藝術展覽”三等獎(北京)

  1995年國畫作品《紅土啟明》入選“當代中國山水畫名家邀請展”(北京)

  1997年裝幀設計《人間書》獲“首屆中國南方12省書籍裝幀藝術研討暨展評會”一等獎,編入《中國現代美術全集》書籍裝幀卷(北京)

  1996年裝幀論文《裝幀藝術與圖書市場》獲“第三屆全國裝幀藝術論文與研究成果評獎”三等獎(北京)、編入《裝幀藝術新論》(廣西出版)、編入《中國當代裝幀藝術文集》(北京)(吉林出版)

  1997年裝幀設計《走進圣人叢書》獲“湖北省書籍裝幀藝術展評會”一等獎(武漢)

  1998-2000年整體設計《世界華人畫家三峽石》獲“湖北省書籍裝幀藝術展評會”一等獎、“湖北省委宣傳部對外宣傳圖書”一等獎、“全國第五屆全國書籍裝幀藝術展覽”整體設計優秀獎(北京)、湖北省人民政府頒布的2001年湖北圖書獎

  1999年版式設計《大武漢舊影》獲“湖北省書籍裝幀藝術展品會”一等獎(武漢)

  2001年國畫《風雪行》獲“建黨八十周年湖北期刊美術攝影展”三等獎(武漢)

  2001年國畫《牧羊女》獲“迎接二十一世紀民族情書畫展”優秀獎(北京)

  2001年國畫《鴻儒遍天涯》獲“新世紀中國山水畫200家”光榮稱號(鄭州·北京)

  2002年國畫《鴻儒遍天涯》獲全國首屆新聞出版書畫大賽銅獎(北京)

  2003年國畫《歲月風流》獲第四屆王子杯海峽兩岸書畫大展“新世紀中國書畫四百家”光榮稱號(北京·香港·臺灣)

  2003年《漢字卡通叢書》(主編)版式設計獲湖北省書籍裝幀金獎(武漢)

  2003年《漢字卡通叢書》(主編)由湖北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同年香港中華書局獲得版權并出版(武漢·北京·香港)

  2004年《漢字卡通叢書》(主編)獲第十五屆冰心兒童圖書獎(北京)

  2005年2月《漢字卡通叢書》(主編)列入“十五”國家重點圖書出版規劃項目(北京)

  2006年《漢字卡通形象》和《標識設計》獲國家知識產權專利申請89件(北京)

  2007年《水墨漢畫/古風》獲全國工藝美術精粹展銀獎(武漢)

  2008年《水墨漢畫/漁光曲》獲湖北省工藝美術雙年展銀獎(武漢)

  2009年《水墨漢畫/牛》獲全國第二屆工藝美術銀獎(武漢)

  2010年《水墨漢畫/車馬圖》獲全國第三屆工藝美術展覽銀獎(武漢)

  2013年《水墨漢畫/四馬圖》湖北國畫院首屆院展(武漢)

  2013年《水墨漢畫/禮樂圖之一》湖北國畫院首屆院展(武漢)

  2013年《水墨漢畫禮樂圖系列二》湖北省國畫院首屆院展(武漢)

  2014年由北京工藝美術出版社出版《荊楚畫派——戴啟順卷》(北京)

  2014年《趟水圖》入選湖北省第十二屆美術作品展(武漢)

  2015年舉辦《鶴鳴九天——湖北省國畫院九人聯展》(武漢)

  2015年舉辦《墨醉金秋——名家作品邀請展》(武漢)

  2016年舉辦《問春畫展——十六位名家邀請展》(武漢)

  2017年《高山清音》入選國家文化部舉辦的《讓藝術走近入人民·當代中國美術家優秀作品公益展》(北京)

  2017年《洪湖放歌》《荷花系列》入選《翰墨秋韻·獻禮十九大》——湖北省國畫院黨員畫家作品展 (武漢)

  2017年《南有嘉魚》《向陽湖畔》入選《中國夢·大美湖北》——中國畫作品展暨湖北省國畫院第二屆院展(武漢)

  2017年《向陽湖畔》入選湖北省政協《生態長江翰墨情》主題書畫展(武漢)

  2017年《夏荷》入選湖北省書畫家協會《還看今朝》主題書畫展(武漢)

  2018年《牧歌》入選湖北省國畫院迎春作品展(武漢)

  2018年《清供小品三幅》入選辛亥革命博物館“清供”迎春中國畫小品展(武漢)

責任編輯:齊方 方方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万能种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