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1th5n"><ruby id="1th5n"></ruby></menuitem>
<cite id="1th5n"><noframes id="1th5n">
<ins id="1th5n"><noframes id="1th5n"><ins id="1th5n"></ins>
<ins id="1th5n"></ins>
<ins id="1th5n"></ins>

中國當代著名敦煌重彩藝術畫家:陳幼白

  藝術簡介

  陳幼白,1944年生于中國北京,現旅居美國紐約市,中國當代著名敦煌重彩藝術畫家。時任美國華裔藝術家協會副會長,世界藝術畫院副院長、國際殘疾人藝術家協會主席、美國炎黃藝術家協會秘書長、中華英才海外聯合會主席、中國敦煌藝術畫會名譽會長、天津華僑書畫院副院長等職。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工藝美術家協會會員(高級工藝美術大師)。陳幼白先生出生于書香世家,他苦心鉆研敦煌藝術,并將敦煌藝術精髓融于現代繪畫中,創造了他的敦煌重彩藝術風格。他的作品被藝術大師吳作人、張仃、葉淺予、王己千等高度評價,并題詞以資鼓勵。

中國民俗系列《剪窗花》40×38cm 1996年

  在碧天黃沙、貫通中西的絲綢古道上,人類的智慧隨著玉門關外吹不盡的春風,靜悄悄地在古老的敦煌凝結成了傳世的瑰寶,而敦煌壁畫就沉睡在大漠深處的莫高窟中,訴說著沙洲的滄桑歷史與美麗傳奇。作為敦煌藝術重彩畫的創始人,陳幼白先生曾在大漠深處潛心苦修十六年,在敦煌壁畫中揣摩藝術語言,廣泛吸收中國神話、中國民俗、仕女圖等傳統元素;而后他又輾轉海外十六年,在異域他鄉探索敦煌藝術的新殿堂,將中國工筆畫的線條融入到西方油畫的色彩中,其作品造型鮮活,張力充沛,極具視覺效應之美。

  數十年如一日的孜孜不倦,陳幼白先生開創了敦煌藝術重彩畫派,成為了將敦煌藝術有機融于現代繪畫創作之中的第一人,把千年沉淀下的敦煌美術發揮到了極致。他的近百幅作品被世界各國要人收藏或館藏,多次榮獲海內外各類畫展金獎,他本人也被列入《中國當代藝術名人錄》、“新中國成立60周年天津文化藝術界60位文化名人”,聲名享譽海內外。

中國民俗系列《迎新春》40×38cm 1996年

  美術世家添新丁,勤學苦修練匠心

  津門前,海河畔,成長在美麗的天津衛,陳幼白先生自幼便浸染在繪畫藝術的筆墨中。父親陳震在國立藝專(中央美院前身)求學時,當今國畫大師、中國工藝美院老院長張仃先生,中央美院葉淺予教授都與其是同班同學,而陳震先生也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便成為了蜚聲藝術界的知名畫家。

中國民族系列《母與子》40×38cm 1996年 美國文摘發表

  在父親的悉心指點下,陳先生從小便接受了傳統書畫教育,山水、花鳥畫都曾下過苦功研習,始終堅持每日習畫不輟,早早就展露出了很高的繪畫天賦。勤學苦練之余,父親畫界朋友每每親臨府上還常常對其傾囊相授,點撥幫教,少年時代的陳幼白在大師們的指點下逐漸厚植根基,為自己日后形成獨特的筆墨元素,開辟新的藝術道路打下了堅實基礎。

中國民俗系列《唐山皮影》40×38cm 1996年

  古城積淀十六年,厚積薄發繪敦煌

  上世紀六十年代,歷史變革的潮流將陳幼白先生推向了大漠深處古絲路的敦煌地區。作為兵團知青,陳先生在這個全世界著名的藝術圣地終日以敦煌壁畫為伴,沉醉在洞窟中埋首臨摹,一畫就是十六年。

《反彈琵琶》

  初到敦煌,沒有馬咽車闐,也看不到熙來攘往。在炙熱的大戈壁灘上的一行人騎著駱駝,如同古絲綢之路上行走的商旅一般,在茫茫荒漠上朝著敦煌方向走動,遠處山巒起伏,天空灰蒙蒙的,空氣中還略帶沙粒,不時打在臉上。駱駝走得很慢,六十多里的漫漫路途讓人昏昏欲睡,有人突然高聲說:“看!大家快看!”只見翡翠一樣的綠洲漸漸映入眼簾,小溪流水,鳥語花香,一條石子路被蓋得嚴嚴實實,一直通向千佛洞。想到自己離心中的藝術圣地愈發地接近,陳先生不禁激動不已。

  扎根敦煌后,他流連于每一個洞窟,醉心于每一幅壁畫,仿佛一閉上眼睛,那飛天的衣袖就在眼前飄拂。白天他帶著一個饃饃和一杯水,一去就是好幾個洞,甚至曾連續幾天內看了一百四十多個洞。在洞窟里,陳先生一待就是整整一天,一幅畫一幅畫地研習思考,一個線條一個線條地仔細臨摹,累了困了他就在洞窟里打個盹,醒了再繼續臨摹作畫。由于艱苦的條件下沒有電燈,有壁畫的洞窟中又不能點燃燭火,畫具、鏡子、梯子成了他的三件寶,每天趕在天亮之前就早早鉆進洞窟,依靠著鏡子的反光照亮壁畫,生怕太陽落山后失去這唯一的光源。

  嚴寒的冬天里洞窟中無法取暖,雙手常常被凍得失去知覺,連筆都拿不住,他就捂熱一陣接著畫。夜晚皎潔的月亮升起,大漠披上了一層銀色的外衣,遠處幾個和尚敲著木魚,陳先生孑然一身躺在簡陋的招待所里,月光從窗戶的縫隙滲入空寂的房間里,有時不禁也會感到“一盞孤燈伴天明”的孤獨而潸然淚下,然而第二天一早他還是會堅持向著心中的藝術殿堂繼續邁步朝圣,從未言棄。

  正是這樣卓絕的苦心孤詣、孜孜以求,十六年的臨摹壁畫生涯為他打開了另一個絢麗的世界。他從敦煌壁畫的設色、線描的使用和變化多樣的構圖中汲取營養、提煉精華,研究出敦煌壁畫的形式用現代繪畫手法表達的新畫風。在看似簡單流暢的線條中,浸透著畫家幾十年的繪畫功力,這是從敦煌飛天紛繁的線條中提煉出來的,充溢若古韻漢風的“絲綢情懷”,他將最燦爛的敦煌美術融入了創作的血脈中。

《羞花》

  異國再續十六戟,載譽攀登新高峰

  離開敦煌后,陳幼白先生收到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舉辦的。“世界工藝品博覽會”邀請,帶著臨摹的壁畫去了美國,與會的多國代表對中國傳統壁畫深感興趣,踴躍購買,他的作品被搶購一空。博覽會結束后,陳先生被美國多元的藝術風格所吸引,決定在美國考察各種風格的藝術,把中國的畫風介紹給世界。就這樣,陳幼白先生在異國他鄉又經歷了一個十六年。

《云如意》

  在初到美國的日子里,陳先生卻因為無法認定身份而受到不小阻力。為此,他一邊在白天四處奔波努力工作,一邊在晚上擠出點滴時間不斷思考,堅持自己的藝術創作,作品終于得到了人們的認可,申請下的“杰出人才”幫助他擁有了自己的身份。在美國的十六年里,他接觸到了最前沿的藝術家,世界美術為他打開了一扇窗。

  他刻苦勤奮地廣泛交流學習,遍游東西兩岸各大美術館、博物館,在不朽的藝術品之間流連徜徉,不斷吸取各個流派元素,創作出的作品色彩斑斕、如夢如幻,贏得了西方藝術家和評論家的贊賞,在收錄了世界近千名畫家的亞洲藝術博覽網站(www,asia-artconnection.com)上,陳先生的畫作一經推出便引起許多主流美術品收藏家的濃厚興趣,他也名列該網站前20名“被觀賞最多的畫家”的名單之中。隨后,陳先生受邀在日本、美國、俄羅斯、波蘭等幾十個國家和地區舉辦畫展,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還親自接見陳幼白先生并邀其作畫留念,為增進中美友好關系添磚加瓦。

《閉月》

  兩個“十六年”的藝術求索生涯,陳先生取得了國內眾多藝術家望塵莫及的成就。1992年他被列入《中國當代藝術名人錄》,1993年榮獲《世界藝術名人證書》并被授予。“優秀書畫家”稱號,1996年的美國曼哈頓國際藝術展上,其作品一舉獲得三個優秀獎;1997年榮獲世界華人書畫展金獎,2009年被評為“新中國成立60周年天津文化藝術界60位文化名人”,2010年作品《反彈琵琶》在“光華百年——世界華人慶世博美術大展”的幾千幅作品中脫穎而出,入選世博會美術大展,2011年他的作品“敦煌重彩飛天系列”參展臺灣國父紀念堂和中正紀念堂。

《戀之曲》

  2012年10月,第五屆天津國際璀璨珠寶精品展上,陳幼白先生作為特邀藝術畫家,設專廳展覽其敦煌重彩藝術畫作40多幅;同年12月,“濃墨重彩,龍飛鳳舞”藝術作品迎新年大展在上海隆重舉辦,展出的畫作受眾近5萬人次,文匯報、新民晚報、解放日報、上海日報、勞動報、東方電視臺等十大媒體40多個網站爭相報道介紹僅僅2013、2014兩年之內,融合了現代元素創作的“敦煌飛天”、8幅中國神話“山海經”題材的重彩畫先后在香港中國文化藝術品產權交易所成功上市,得到了市場的廣泛認可和響應;2015年,美國全球藝術家聯盟為其授予終身藝術成就獎,而他的著名代表作之一《山鬼》更是在蘇富比拍賣行拍出了近5000萬的驚人天價,引起了當代畫壇的巨大震動(詳見:搜狐網);2017年獲得美國藝術中心頒發的終身藝術成就獎。

  創新、發展是畫界永恒不變的主旋律。兩個不平凡的“十六年”幫助他積淀了深厚的美術功底和藝術修養,使他開創了自己的藝術風格,一步步拓展著自己的藝術領域,給他傳奇的人生閱歷涂上一層層厚重的色彩,就像他的畫作一樣耐人尋味。盡管陳幼白先生已經登頂敦煌藝術的新高峰,與之而來的聲望、名譽也常伴其左右,但他卻始終淡薄名利、不改初心,懷揣著強烈的使命感,在中國敦煌藝術的創新之路上以永恒的藝術之心,探求無盡的生命之道,從未止步。

  也許陳先生并非敦煌藝術與現代繪畫的拓荒者,也尚未成為開一代風氣之先的文藝宗師,但在敦煌藝術的“無界之山”上,他始終以自己卓越的天資艱辛努力,成就自己的陳氏“有為之法”。源于傳統,而根植于現代,一幅幅的敦煌重彩國畫藝術既是陳氏的最高巔峰,也是陳氏藝術的最后境界。

《守獵》

《春華秋實》40×41cm 1997年

《埃及艷后》

責任編輯:齊方 方方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万能种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