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藝術之后的藝術:穿越異度的暗示——劉延明油畫的藝術特征

      文|王鵬

      當今的藝術以個性化追求、生活的藝術品位、思想的自由、心靈感受為藝術數軸。因此,藝術之后的藝術傳達,是以人為本,力求突破合乎邏輯的現實價值觀,并嘗試將人性經驗與潛意識本能相揉合,以展現一種絕對的和超然的人文真實。

      在此,青年油畫家劉延明正在積極地探索。他致力于油畫的創意圖式之后的藝術語言,在溫情詩性的畫面處理中,呈現全新境韻的異度藝術暗示;他致力于人文關懷和人性自由層面,逐漸形成了獨特的藝術特征。從而,在我國當代畫壇上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影響力。

      從藝術類型上說,劉延明的油畫藝術屬于新超現實主義;從審美領域上看,貫穿了藝術、社會、自然、人生美學因素,同時符合了禪宗美學特質的東方現代藝術意味,充分展現了藝術家的生命感受和藝術體驗。我想,這是藝術家對生活的認知和人性覺悟的結果;從批評的角度看,我們通過他的作品所體現出來的美學理想和藝術趣味,深感藝術家的自我意識和藝術模式及特殊形態;從思想理念上看,畫家企求打破一元化的世界觀,推崇多元的宇宙觀,構建非線性的夢境與想象;從時空心感上看,畫家的創作,自由行走在時空交錯的另一番世界中,不受空間與時間的束縛,強調了人的意志感受與美學判斷。

      在劉延明的油畫作品中,畫家關注的不是色彩和筆觸的畫面物理性,而是繪畫中幻覺的"真實"和心靈空間的深度;以平和溫性的色調、寫實功力與有意識之夢的融合,凝結了自己的語匯;以畫面獨特的美感和畫面之后的巨大力量,喚起強烈感情,制定一種藝術之后的藝術在暗示語言中產生的共鳴。我們可以發現的是,富有張力的畫外語言結構和形式充溢的畫面,給人以直接的視覺體驗與情感調動。畫面中,超然靜謐的少女,揮發著玉人般冷艷的氣息;女人體的恬淡寡然之美及其雅意氣質,在廣闊空靈的景致和變異的空間映襯下,在我們心里此刻疊印的是一種難以名狀的現實生活選擇和對美好的期冀。可以說,作品把新超現實主義手法和原型手法有效地交結在一起,使畫面中充滿戲劇效果,帶給人們視覺與心靈的震撼。

      在《異度空間系列》作品中,對此,我們既可以把它視為畫家感悟力的活化,也可把其看成是藝術對生命情感的偶然性和不可預測的虛無感靈魂的移置。劉延明創作的這類型的油畫作品,我們能看到一種人生境遇的活動范疇,包括人的生命形象與自然體征的存在和喻意。也許它們是畫家在創造過程中潛意識的流露,無論怎樣,那些具有生命的意象和蹤跡所呈現出來的用心考量,反而比其他藝術形象更具有真實和內在的性質。

      當然,在《雙蛋黃系列》作品中,描繪客觀世界的物象是暗示性的。它的明確特征,所表達的是藝術家的情感與外在世界之間的主觀聯系和心靈對話。因為它是在敘述藝術家與世界的互動關系,在傳遞藝術家的人生認知。實際上,也正是用這種概念闡釋的藝術方式,非常貼切地展露了藝術家當下的生命意識或所面臨的問題,那就是生活中的生存感、生命中的價值感、盲然中的矛盾感、現實中的決擇感,無疑也是畫家的自我生活面臨或對當代社會的一種回應和思考,這類作品的人生意義和內涵價值是深刻的。

      《水系列》、《花兒系列》作品,以人與水的靜寂式或人與花兒的動幻式的構思,承載著內在的波動、律動和沖動,在感性和委婉情形之中成像。畫家首先被自然界暗示,被崇高的人類精神暗示,然后開始貯存,進入心悟。在自省、冥想、放縱之中產生一種隱隱的涌動,去尋找一種人類與自然的關系,即人類與自然的相互性與和諧性。因此,暗示的隱性和顯性在藝術中,以其特有的方式共存著。

      所以說,藝術最神圣的使命,顯然不是贊美那種游浮于表象的摹仿,藝術是以人類最簡化、最典型的條件反射的暗示,引領我們走向靈魂深處。同時使我們獲得精神的凈化和靈魂的升華。

      劉延明油畫作品的真正魅力恰恰是藝術之后的藝術 "暗示",從而喚起了我們的心智意覺,調動了我們的彌散想像,讓人"想入非非",讓人"沖動" ,讓人覺悟,讓人回味,讓人升華。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美國中國當代藝術基金會中國區主席)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万能种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