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藝術是切近生命意義的關懷和信仰

      近日,當代藝術家、藝術教育專家余潤德老師從當代藝術在歷史嬗變中的成因、思想、意義及當代藝術的審美和價值分析等方面,與大家進行了一次有益的漫談。  

      如何藝術看待藝術

      余潤德老師認為這個話題是具有普遍性的復雜問題。當下時代,大家可以有很多話題來討論,這不是說某一個人所謂的正確評價或者指明方向就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分析和探討,可以說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當代藝術嬗變中的歷史語境與發展現狀

      當代藝術在時間上是指今天的藝術,在內涵上也主要指具有現代精神和現代性語言的藝術。這個名詞實際上是從國外引用過來的,它具有復雜性和不確定性。我們現在經常說的當代藝術,它在當代語境中顯得特別活躍和引人注目。

      “當代”這個詞,在當代藝術語境中具有特定意指,它具有當代性、觀念性、反思性、批判性、事件性等特點;在語言、形式和思想觀念方面,具有豐富性和多元性。正因為此,在給審美大眾提供多元審美視域和場域的同時,也讓很多人在視覺審美習慣方面無法融入,甚至產生沖突和厭惡的感覺。我們會看到很多現象,如在北京798藝術區或者當代藝術的展覽和各種展示空間內,呈現出的當代藝術圖像和場景,因其與以往的藝術形態和審美范式大為不同而讓人無法感知和難以理解,更無法從中獲得視覺審美愉悅。這種藝術形態的大量出現,讓很多人追問藝術到底是什么,藝術審美的意義到底在哪里,為什么會出現這樣一些不美甚至是惡心、血腥暴力的藝術圖式?而恰恰在這種圖式出現后,在藝術品市場關系中一次又一次地爆出天價(例如:中國的當代藝術家曾梵志的一幅作品《最后的晚餐》拍出1.8044億港元,成為首件過億的亞洲當代藝術品;張曉剛的一幅作品《血緣:大家庭3號》拍出了9420萬港元;岳敏君的一幅作品《轟轟》成交額為5408.75萬港元,都創下了藝術家個人的最高紀錄),令人驚嘆的同時更是匪夷所思。

    \

      因此,很多審美大眾和收藏者,甚至是藝術家都產生了困惑和迷茫,藝術到底怎么了?這種視覺上基本沒有審美快感可言的藝術,為什么可以賣到這么高的價格,動輒幾百上千萬人民幣,甚至近兩個億的價格指數。這種價格指數背后深層的價值成因,審美內涵和發展邏輯到底是什么?沿著這些問題我們就需要進一步展開討論,這里面自然有很多與西方藝術史相關聯的問題,亦可以說是整個時代和社會發展的必然,促使藝術由原來古典主義藝術審美范式進入到現代、后現代以及當代藝術的審美形態和語境之中,逐漸建立起新型的審美形態和思想體系。當代藝術語境的特殊性已溶入到藝術表現的多元匯合中,我們很難用一種方法或形式去指涉其藝術性和藝術價值,更無法用簡單語言和邏輯表述清楚,也不能作厚此薄彼的單一評價,更多的是要從藝術自身發展的關系來講,從史學和社會學以及內在因素的生成規律等諸多方面來探究和討論,并從發展脈絡上進行系統梳理,如此才能更深一步地認識和理解。中國當代藝術的出現,以及這一名詞表述,因其還不是一個已被藝術史確定的概念和價值范疇,是正在發生、不斷流動、發展和變化的,在尚未被確立其概念和價值體系,沒有更好的名詞來區別于“現代藝術”的表述的情況下,“當代藝術”這個名詞就被約定俗成了。

    \

    \

      然而,歷史的悖論總是在歷史的進程中不斷上演。當古典主義繪畫發展到現代主義轉換時期的階段,即印象派時代,科技文明的發展,給古典寫實靠技術能力為生這樣的傳統繪畫模式帶來了極大的沖擊(如照相機的出現),傳統寫實、再現和美的藝術形態和范式面臨生存與發展的困境,觸發了當時的畫家們不得不去面對和思變。于是西方在這樣一個歷史的交接點上,出現了二位重要人物,一位是觀念藝術的代表人物杜尚(馬塞爾·杜尚于Marcel Duchamp,1887--1968,紐約達達主義的團體的核心人物)。

    \

      杜尚、塞尚具體的思想和價值貢獻

      杜尚在1917年送一個作品《泉》去參加美國紐約獨立藝術家協會舉辦的一個重要展覽,這個作品是他去市場買了一個現成的小便器,簽上藝術家本人的名字后作為藝術作品送去參展的,結果當然是沒有被選上,甚至是獲得一片罵聲。不可思議的是,他的這個行為構成了一次重大的藝術歷史事件(該行為引起了持久的解釋學喧鬧,后來這件作品成為了現代藝術編年史上的里程碑)!他的重要性不是其作品能不能參加展覽的問題,而是這樣一個行為構成了對過去既定藝術規則和范式的質疑和反動,使后來的藝術家在藝術權力和制度當中獲得一種前所未有的解放,形成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現成品都能成為藝術的可能性和開端。這樣的可能性和開端為以后的后現代藝術和當代藝術的形成與發展帶來了邏輯支撐和它的合法性及合理性。他的出現改變了西方現代藝術的進程,改變了藝術創作的手段、形式和觀念,使畫家這一既定已久的身份不再是單一從事架上繪畫的畫者,轉而進入具有多元性的藝術家身份的思想者——觀念主義者。從此,“一切現成品都能成為藝術”,“人人都能成為藝術家”的邏輯支點得以確立,觀念藝術就此成為與西方架上繪畫并駕齊驅的新藝術形態,藝術的外延與內涵被徹底擴大。

    \

    \

      由西方古典繪畫嬗變出的另外一位架上繪畫代表人物塞尚,在歷史的境遇中成為了現代主義藝術的開創性人物。他在印象主義時期與其他畫家一樣,面臨著科技革命帶來的挑戰和困境,畫家作為獨立存在的個體,要生存發展,就必然要進行一種新的可能性的探索和嘗試,來建構自己新的藝術語言和價值體系。從塞尚自身的發展關系來看,他在舊有的繪畫模式當中很難建立和形成自己藝術的獨特性和開創性,變革和反叛成為他和這個時代其他藝術家的一種集體自覺。通過不斷探索和實踐,在特定的時代關系中,逐漸確立起屬于他自己的價值觀和方法論。塞尚“客觀地”觀察自然色彩的獨特性大大區別于以往“理智地”或“主觀地”觀察自然色彩的一種普遍性。他的這一藝術觀念和思想為現代架上繪畫藝術奠定了基石,為“立體派”開啟了新的思路,給后來成為20世紀西方最偉大的現代藝術大師——畢加索和馬蒂斯以及同時代的藝術家思想的解放,提供了一種新的可能性。西方現代藝術的發展基本上沿著杜尚和塞尚這兩位大師奠定和開創的藝術觀念和思想的軌跡前行。可以說,杜尚的藝術,探尋的是非理性和自由;塞尚的藝術,追求的是理性與秩序,他們的藝術實踐和思想共同組成了一個完整的相輔相成的現代主義藝術。

      隨著現代藝術和社會的多元化發展,藝術形式論的終結,解構主義的出現和非中心化的多元價值論的形成和沖擊,當代藝術在現代藝術的嬗變中實際上已經發展到了一種多元和跨界語境及觀念形式當中,一切以往既定的規則,價值模式被解構了,藝術的標準也被多元化了,我們已很難用一個尺度和標準來界定藝術的是非好壞、藝術的價值、誰是藝術家、誰不是藝術家等一系列問題。客觀地說,這里面有好的一面,它的開放性和多元化使后來的藝術發展實現了更多的可能性,開創了新局面。但更多是悖論性的一面,藝術家在原來的藝術界規則和秩序關系中,其藝術身份和價值標準具有確定性,但卻是被確定、被規定和被限制的,藝術家只能在這種規則和限制中,他的作品才能獲得認可和被審美化,藝術家才能被確立其身份的合法性和藝術價值。因此,在這種藝術體制中有既定標準,只要按照這樣的標準和原則進行藝術的審美和價值判斷就可以確定何為藝術,何為非藝術,誰是藝術家,誰不是藝術家;另一方面,自杜尚出現以后,藝術界已被確立起來的規則和價值邏輯被打破了。藝術家在既需要被認同和確定其價值和身份的關系中又悖論性的希望打破這種界定和限制,在被約束中希望得到徹底的解放,回歸到獨立和自由的自我本位中,這是藝術家的自由意志本能的反應,也是時代造就的必然。如此,藝術家又在不斷追問:難道只有體制確定的藝術標準才稱其為藝術,我那樣就不行了嗎?我不畫畫就不是藝術家了嗎?我去拿一個現成品,在坐便器上簽一個字,就不是藝術了嗎?于是,杜尚的出現就成了這個時代的代言人和開創者。作品《泉》的出現改變了藝術的發展方向,書寫了新的西方現代藝術史。杜尚具有調侃、嘲諷、破壞性和非理性的行為,使繪畫藝術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尷尬和挑戰。其內因在于杜尚認為,由于人類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的大屠殺現象導致的死亡感和絕望感,使所有既定價值、道理或美感標準在巨大的災難和死亡面前,都變得毫無意義和價值。藝術沒有什么了不起,藝術應該成為非藝術,這樣我們就能從自造的牢籠中走出來。這種嘲弄審美原則、贊揚荒唐行為、宣揚反藝術的態度,使藝術的定義不斷被挑戰、被質疑,非但沒有使杜尚身敗名裂,反而使他成為20世紀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

      杜尚的思想觀念和行為毫無疑問富有悖論性。其價值和意義在于為反叛既定規則和重構未來藝術提供了一種新的可能性,打破了人們長期以來固守的審美價值觀,使藝術與生活的界限變得模糊,從根本上改變了人們的藝術觀念,為20世紀特別是二戰后的西方現代藝術和當代藝術的發展掃清了障礙,建立了新的可能。由此,思想成為了藝術,一切物品在藝術家思想和觀念的意指下,都具有了藝術的屬性,都可能成為藝術。在這種思想觀念的影響下,當代藝術的形成與發展獲得了重要的理論支點和方法論。它的成因與發展復雜多元,與我們傳統的審美經驗相悖,但如若我們不能走進藝術發展的邏輯和嬗變內因中去看待現在的當代藝術,就會陷入傳統的古典主義藝術的審美經驗和思維慣性中。

      基于藝術歷史境遇的嬗變,西方藝術的創作和思想通過杜尚藝術觀念的開啟,進入了一個活躍開放也更包容和多元化的藝術世界,這無疑是其好的一面。當然也有它的問題所在,當藝術到了無法確立其標準和邊界的時候,什么是藝術就成了核心問題,藝術家的價值和意義就會不斷被追問——藝術家到底要如何表達?怎么做才能使作品成為藝術?藝術家的身份如何確立?……這些就必然成為這個時代大家的共同困擾和集體焦慮。在這種語境中,如果非要回答藝術是什么,或什么是藝術的問題,我認為暫時沒有答案。換句話說,由于當代藝術的特殊性和不確定性決定了答案的不確定性,這當然取決于當代藝術自身發展理念和價值訴求——當代藝術要沖破現代主義對藝術的限制,以藝術家的獨立地位為前提,對當下的生活、社會和政治進行積極主動干預的一種藝術。從某種意義上說,對一切既定規則、制度、標準的質疑和突破,成為當代藝術的突出特征之一。面對社會、生活和文化現狀,重視藝術作品承載社會文化含義的具體圖像、具體事件和具體行為,始終保持它的開放性和反思性,這是一個始終在不斷超越,不斷向主流發起挑戰的帶有批判性的藝術。由此可見,它是動態發展的,很難給出確切的標準答案。

      作為一位藝術家和教育專家怎樣認識和理解藝術

      從現代性社會和藝術發展的積極因素來看,在當代藝術語境中,雖然我們無法像過去的藝術那樣具有確定標準和原則,但當代藝術的開放性和多元化又為我們開啟了新方向,使原來單一固化的模式充滿新的生機和可能性,藝術的闡釋方法變得更加豐富多元,藝術的價值和內涵外延更加寬泛。它使我們認識到,在當下復雜多元的社會里,藝術要想獲得更為普遍的尊重和價值貢獻,就要擺脫現代藝術純化語言的外殼和精英化的視覺審美意識,去掉其高貴的身份外衣,走下神壇,積極地參與到社會現實境遇中來,用藝術的方式和行為關注社會,反思現實,洞察靈魂,觸動良知。不斷追問生命的價值和意義,喚醒生命的沖動和深沉憂慮,以此創造出比傳統藝術更博大、深沉的境界和當代藝術作品。這是時代的召喚,更是一種責任和擔當。從此意義上講,當代藝術因其價值訴求、內涵外延以及語言表達的開放性和多元化,與傳統繪畫思想和語言表達相比,更具有先進性和價值意義,更符合時代藝術的發展需求。

      事實上,無論是傳統藝術還是當代藝術,只要是好的藝術作品都應該贏得尊敬。縱觀古今,傳統繪畫藝術在歷史的境遇中,同樣也創造出了曠世之作和不朽豐碑。但是在當下這樣一個多元、功利和復雜的時代里,藝術更應該與時代同步,不能癡執于成為一個美的代言者,用平凡無力甚至不斷重復的美的圖式去迎合普遍審美大眾的感官欲望,更不應該去維護一種狹隘的藝術觀,亦或是一種精神惰性而重復過去的藝術語言和美的圖式,使藝術禁錮在自我玩味和自我意識范疇之中,孤帆自賞或諂媚世俗(當然,也不是說藝術發展到今天,就不可以表達美,美的作品就一定不是好的藝術,在此我是有其特指性的。時間關系在此就不詳細贅述了)。

      以余潤德老師的看法,藝術是生命的見解,思想是藝術的靈魂。藝術理應回到現實理性中來,反應當下社會生態與現實,去關注當代人的命運與精神問題,并對當代社會的現實、人與人之間的冷漠、疏離、失望及不平等和暴力等問題,用藝術的行為和方式給予積極的關切和回應,發出聲音,引起反思,觸發共鳴,從而形成一種建構生命意義的關照和價值生成,以此展現當代人的價值訴求、精神狀態與所作所為。我想這樣的藝術,不論是當代還是非當代,是架上繪畫還是裝置觀念化表達,都是時代的藝術,杰出和有價值貢獻的藝術。

      如何來進一步引導現在的企業家和收藏者,讓他們的審美能力和層次能夠盡快提高,正確收藏當代藝術作品

      余潤德的老師認為這是當代藝術收藏的一個普遍問題,大家都進入一個囧境之中。現在很多的收藏家,對藝術充滿熱情和美好的想象。對于一個收藏家和投資人來說,應該如何看待藝術品收藏和投資,應該如何成為專家型的收藏者和投資人,這需要具備專業學養和高層次的審美能力,方能具有超前的眼觀和價值判斷能力。藝術收藏關鍵是要透過價格看價值,關注的不是這件作品好不好看或值不值錢的表象,更多的應該是去關注藝術家的思想內涵和精神品格,以及在藝術史關系中的位置和意義等綜合因素。對藝術家作品的收藏,需要進行整體的了解和評價,不能僅僅從單獨一幅作品的技術語言或美丑關系來簡單臧否,否則就是對藝術的簡單化的初級理解。比如說畢加索的作品可以賣到一個億美元以上,塞尚的作品可以賣到二億五千萬美元,高更的作品已賣到了三個億美元,像弗洛伊德和培根這些西方戰后藝術家的單幅作品也都買到了幾千萬和一個多億美元以上。這些作品從技術上可以說難度并不大(相對古典主義寫實繪畫而言),視覺上和形式上甚至可以說是很難看的,甚至給人以恐怖感。但這些作品為什么會賣這么貴,會有這么大的價值?前面我已作了基本的論述,這里就不多言了。但我還可從藝術的審美和價值判斷來作進一步的闡釋。 

    \

    \

    \

      奧地利著名詩人里爾克在其著作《關于藝術》中認為:“藝術是一種生命見解,是終極目標的世界觀。把藝術當作自己的生命觀的人便是藝術家,他是追求終極目標的人”,對此,我十分認同。進一步可以理解為:藝術不是關于美丑的學說或視覺的呈現,它所要表現的是人們追問和堅守終極意義過程中的精神狀態,是追問的過程,以及追問過程中所形成和開顯出的鮮活生命感;是在藝術中直入心底的透徹,從心底突然一亮的剎那間頓悟與釋懷;是超越物質利益,最切近生命終極意義的一種關懷和信仰。

      隨著社會進一步發展和變化,當美成為一種被世俗化甚至是被庸俗化的簡單樣式不斷重復之后,自然會變得平庸而缺乏張力。人們的審美訴求不斷變化,尤其是面對當下時代,對于生命的憂患和價值目標的不確定性,導致現代人無法逃離現實焦慮和不安,其心靈深處的共鳴和感動更需要內在精神和思想去觸發和滋養,以喚醒人性與生俱來的良知和沖動,使藝術在世俗的功利中充滿生命情懷。由此,我認為,真正優秀的藝術作品并非要冠以所謂的“當代”或“非當代”這樣的名詞和概念。在我的藝術個見中,始終認為藝術的重要性和價值在于它是能喚起人的生命情感,彰顯生命價值和人格精神,透出生命深邃的沉思,是藝術家靈魂深處最隱秘的自由釋放,是無限豐富的。藝術作品應該濃縮和滲透藝術家真誠的生命感悟,引起觀賞者內心的真切感動,并在無言的審美靜默中展示盎然生機和無窮生命活力。這既是藝術的價值體現,更是藝術家意義所在——美的超越!

      作為藝術品收藏家和投資者,應該更多地去關注和思考這種藝術和藝術家,而不被市場和世俗的藝術價值觀和審美趣味所左右,真正走進藝術的內里去從心感知,成為一名真正優秀的收藏家。

      余潤德:當代知名藝術家,藝術教育專家、中西方美術研究院院長、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特聘教授。多年來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主持藝術高端教育,是一位具有開拓性的當代藝術家和高端藝術教育專家,有著良好和廣泛的社會聲譽及影響力。

      主要作品:
     

    \

    責任編輯:趙園 zhaoyuan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万能种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