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留得一寸光陰在——藝術家蘇璇

      與蘇璇聊天,她不談藝術,關于藝術話題,從不在任何人的面前侃侃而談。

      她也不談風格,經常跟朋友說:畫了就好,藝術品的締造者們不能談論風格!因為藝術是我們認識世界的最好一種方式,藝術的邏輯是從比喻和隱喻開始的,而且藝術,從來沒有傷害過誰!

      她包容了以任何一種風格存在的藝術,從來沒有質疑和不妥協于任何一種藝術風格。藝術,在她的眼里以五彩斑斕的方式絢爛并存在著……

      蘇璇談起了她的創作。她說只是畫了,因為閑于紅塵,忙于寂寞,就畫了。

      她畫了她的生活,畫了她的夢魘,也畫了她的寂寞……

      從《游園驚夢》到《哎呀冤家》,我讀到了一個創作者隱含于內心深處的美妙語言,這些語言通過她的筆,用凝重的色彩冷眼深情般的被描繪在畫布上。她的作品帶來的是迷人的煙霧和醉人的香,這里面包含著對人生、價值觀、迷信、盲目崇拜和沉迷空虛的追問。

      從強烈的色彩反差到來自心靈的強烈追問,從內容的叛逆強調到視覺上的時空穿插,蘇璇的作品使觀者看到了來自與畫家心靈上的感嘆。她在質疑生活,又在強烈的質疑目光中尋求藝術作品中的和諧。

      在蘇璇的作品中,可以看到東西方文化的碰撞,古老與現代的美妙結合,材料與技法的嫻熟與融洽。藝術,在這里,成了一個巧妙的融合體,并成為一種繪畫語言的生存策略。這種碰撞使得蘇璇的繪畫作品放射出與眾不同的魅力。

      同時,她也是一個矛盾的綜合體。在尋求寧靜的作品中充斥著強烈的反叛情緒,似乎是水與火的交融與匯集。

      一九六八年蘇璇出生于河北省承德市,在美麗的山城度過了屬于她的美好童年。父親蘇仲天參與并創作了電影《青松嶺》。也許是來自于家庭的文化熏陶,蘇璇自幼便酷愛文學藝術方面的創作與學習。于一九八八年畢業于邢臺工藝美術職業學校,主修裝潢。在這所學校四年的學習為她的美術功底打下了非常堅實的基礎。同年她辭去了畢業分配的工作,繼續美術學習,于一九九二年畢業于河北師范學院美術系。

      當她正在意氣風發準備繼續自己的藝術生涯的時候,一場突如其來的疾病奪去了她的健康,似乎是一場滅頂之災一般她進入了一場噩夢……

      這場疾病使她失去了健康的身體并在心靈上打下深深的烙印,她不得不接受肺切除手術。術后,她一蹶不振,整整十年沒有再動畫筆……

      時光飛逝,轉眼到了二零零二年,已為人母的她再次拿起畫筆,猶如夢游似的緩緩把手伸向畫架。十指輕叩,那細若游絲般的美好情緣猶如流水一般滑落心頭。

      一次偶然,她的作品《非典時期》獲得國家級金獎。

      說起這些的時候,她以平淡的出奇的語調說這只是一次偶然,因為天時地利。

      隨后,她考取了天津美術學院油畫系助教班,開始了研究生課程的學習。好像魚兒入水一般輕松自在的蘇璇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方向。原來,那多年以來魂牽夢繞的永遠是手中的畫筆和調色盤上五彩斑斕的顏色……

      人生,是一臺戲,一臺充滿喜怒哀樂猶如游園驚夢一般的大戲!

      人生經歷的大起大落,悲歡離合讓蘇璇多了與眾不同的生命感悟并增添了幾分優雅的氣質。她平靜如水,談吐間透射出深厚的文化內涵。她從容淡定,舉手投足之間流露著對藝術的深深眷愛……

      歲月如歌,已過不惑之年的畫者蘇璇讓我看到經歷歲月積淀之后的醇香與濃厚。

      不怒不悲,不喜不哀,一個平靜的畫者帶給我們一個濃香四溢的藝術世界并拉著我們的手---------

      踏歌而行……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文杰 DN02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万能种子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