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淺論繪畫藝術的表現力和風格

      文|韓硯君

      藝術需要講究表現力。從事表演藝術的演員,如果把不同劇本中性格不同、生活環境不同、工作環境不同的不同角色按照完全相同的本色表演方式去加以表現,恐怕這個演員沒有導演敢用;拿播音藝術來說,如果用相同的音調音色表現小說中的老人、中年人、小孩子,最沒“藝術細胞”的普通聽眾恐怕也覺得不舒服。

      作為繪畫藝術來說,更需要有恰當的豐富的藝術表現手段,用不同的恰當的藝術語言去表現不同的人和動物、景物、靜物。我們不能用畫小雞的筆法去畫老鷹,更不該用畫肌肉男的粗放筆觸去表現一位柔弱的女性。我們能用畫黃河壺口瀑布的方法去表現西湖嗎?

      世界繪畫藝術流派眾多,風格多樣,僅僅油畫藝術從誕生以來幾百年間產生的流派就令人眼花繚亂,不同風格的世界名畫表現力之豐富令人震撼。所以無論評論家群體還是畫家群體、收藏家群體都極力推崇畫家有自己獨樹一幟的風格,幾乎把是否有自己獨特的風格擺在評判畫家優劣的首位。這種觀點是片面的,不完全的。在世界美術史上有一個重要的特例,寫實油畫中的人物創作更講求對人物內心精神世界的刻畫,風格如果過分強烈過分獨特反而會沖淡對主題的表現,把觀眾的目光集中到作者的新奇藝術語言上,導致喧賓奪主。立體主義的畢加索、后印象主義的梵高、野獸派的馬蒂斯是享譽世界的繪畫大師,風格極其獨特,但如果用他們的風格表現羅中立先生的大作“父親”,基本上不可能起到羅中立先生這幅杰作引起的震撼和共鳴,可見獨特的風格是有一定局限性的。在世界美術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古典主義、寫實主義畫家雖然風格是有差別的,但側重點不完全在風格的獨特,他們更重視作品的題材及對作品主題的完美表現,藝術語言的美只是作為一種工具去為表現主題錦上添花,這就避免了過分重視風格的獨特造成的表現題材的尷尬。

      但如果畫家追求以藝術語言的形式美去打動觀眾,或者只是表現幾種題材或是除人物以外的表現自然美的作品,并且那些題材前人經常涉獵,如果沒有自己獨特的藝術語言,或者沒有獨特的視角,是不太能打動觀眾的。可以毫不諱言的說,視覺藝術是存在“喜新厭舊”現象的,靠藝術語言打動觀眾的必須要讓藝術語言觸動觀眾的視覺神經,而重視主題表現的必須要觸動觀眾的心靈。

      對多數畫家來說,一方面需要形成自己的風格,另一方面風格形成后容易造成藝術語言的局限。大多數人一旦形成自己的風格基本上不會有大的改變,導致不斷重復自己,造成觀眾看幾十幅畫跟看一幅畫一樣的視覺疲勞感受。有些敢于嘗試的畫家為了改變這種局面,一生不斷追求新的題材新的風格,甚至以往觸動人心的風格和題材也幾乎徹底舍棄。上世紀八十年代對中國油畫有著深遠影響的何多苓先生、陳丹青先生等都有類似的經歷,我們再也看不到《春風已經蘇醒》、《青春》,再也看不到《康巴漢子》。

      德國的繪畫大師里希特先生是很多中國油畫家的偶像。他的作品風格多樣,經常同時嘗試各種風格的創作,甚至在抽象和具象間反復轉換,他會根據不同的題材甚至相同的題材采用截然不同的風格加以創作。藝術語言和作品題材的廣泛與多樣是里希特享譽世界的標志。這就避免了畫家形成單一風格后造成的創作局限痛苦。

      里希特,沒有固定的風格,多種風格并存,反而更具表現力,更符合藝術規律。

      原因很簡單,我們是不可以用畫小雞的筆觸去表現雄鷹的,但我們需要畫小雞,也需要畫雄鷹。

      歸根結底,用不同的恰當的藝術語言去表現不同的主題,是成功的關鍵。

      無論是堅守自己的風格微變還是風格多樣化,都有存在的現實意義,我更傾向于后者。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文杰 DN02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

    万能种子搜索